刘向
刘向(约公元前77—公元前6) ,原名更生,字子政,祖籍沛郡(今属江苏徐州)人。刘向是著名经学家、目录学家、文学家;其整理编辑的《战国策》对后世的影响很大。刘向的散文主要是秦疏和校雠古书的“叙录”,较有名的有《谏营昌陵疏》和《战国策叙录》,叙事简约,理论畅达、舒缓平易是其主要特色。同时,曾校阅皇家藏书,撰成中国最早的目录学著作《别录》。另外著有《新序》、《说苑》、《列女传》等。 刘向是楚元王刘交四世孙。汉宣帝时,为谏大夫。汉元帝时,任宗正。以反对宦官弘恭、石显下狱,旋得释。后又以反对恭、显下狱,免为庶人。汉成帝即位后,得进用,任光禄大夫,改名为“向”,官至中垒校尉。 曾奉命领校秘书,所撰《别录》,为我国最早的图书公类目录。治《春秋榖梁传》。著《九叹》等辞赋三十三篇,大多亡佚。今存《新序》、《说苑》、《列女传》、《战国策》等书,其著作《五经通义》有清人马国翰辑本,《山海经》系其与其子刘歆共同编订。原有文集,已佚,明人辑为《刘中垒集》。

人物年表

地节四年(前66年)任辇郎

 

神爵二年(前60年)既冠,

 

建平四年(前58年)任谏大夫

 

甘露三年(前51年)任郎中给事黄门

 

甘露三年(前51年)任散骑谏大夫给事中

 

初元元年(前48年)元帝初即位,以宗室忠直,明经有行,擢为散骑、宗正给事中,任宗正,后因反对宦官弘恭、石显下狱,免为庶人。

 

建始元年(前32年)成帝即位,以故九卿召拜为中郎,使领护三辅都水。数奏封事,迁光禄大夫。领校中《五经》秘书。

 

阳朔二年(前23年)任中垒校尉,致终,典校工作由其子刘歆续成。

 

刘向的名言

贤者任重而行恭,知者功大而辞顺。

寨有盍饕之心,而欲不可足。

读书欲睡,引锥自刺其股,血流至足。

小快害义,小慧害道,小辨害治,苟心伤德。

从政有经,而令行为上。

争名者于朝,争利者于市。

君子得时如水,小人得时如火。

治国之道,爱民而已。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水浊则鱼困,令苛则民乱。

委肉当饿虎之蹊,祸必不振矣。

非其地而树之,不生也。

耳闻之不如目见之,目见之不如足践之,足践之不如手辨之。

日中则移,月满则亏,物盛则衰。

以人之长补己短,以人之厚补己薄。

成大功者不小苛。

积薄而为厚,聚少而为多。

出言不当,反自伤也。

多闻善择焉,所以明智也。

君子交绝,不出恶声。

书犹药也,善读之可以医愚。

是故无其实而喜其名者削,无德而望其福者约,无功而受其禄者辱,祸必握。

谋泄者,事无功;计不决者,名不成。

义士不欺心,仁人不害生。

与恶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

少而好学,如日出之阳;壮而好学,如日中之光;老而好学,如炳烛之明。

圣人从事,必藉于权而务兴于时。

君子择人与交,农夫择田而耕;君子树人,农夫树田;田者择种而种之,半年必得粟,士择人而树之,平时必得禄矣。

家有水义之财,测伤本。

祸与福相贯,生与死为邻。

必常饱,然后求美;衣必常暖,然后求丽;居必常安,然后求乐。

力胜贫,谨胜祸,慎胜害,戒胜灾。

明主爱其国,忠臣爱其名。

得其所利,必虑其所害;乐其所成,必顾其所败。

无财之谓贫,学而不能行之谓病。

以乱攻治者亡,以邪攻正者亡,以逆攻顺者亡。

草木秋死,松柏独存。

有一道,大足以守天下,中足以守国家,小足以守其身:谦之谓也。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

鲍鱼兰芷,不同箧而藏。

和氏之璧乎?价重千金,然以之间纺,曾不如瓦砖。

人背信则名不达。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

天与不取,反受其咎;时至不迎,反受其殃。

以财交者,财尽而交绝;以色交者。华落而爱渝。

亲贤学问,所以长德也。

为地战不能成王,为禄仕者不能成政。

树高者鸟宿之,德厚者士趋之。

骐骥虽疾,不遇伯乐,不致千里马。

财不如义高,势不如德尊。

将者,士之心也;士者,将之肢体也。

强弩之末,力不能穿鲁缟。

有机智之巧,必有机智之败。

前事之不忘,后事之师。

循法之功,不足以变世;法古之学,不足以制今。

人之有德于我也,不可忘也;吾有德于人也,不可不忘也。

以势交者,势倾则败;以利交者,利穷则散。以财交者,财尽则绝;以色交者,色落则渝。

智士者,国之器。

圣人不能为时,时至而弗失。

干将为利,名闻天下;匠以治木,不如斤斧。

同欲者相憎,同忧者相亲。

十步之泽,必有香草;十室之邑,必有忠士。

数战则民劳,久师则兵弊。

善作者不必善成,善始者不必善终。

谋先事则昌,事先谋则亡。

人才虽高,不务学问,不能致圣。

骐骥盛壮之时,一日而驰千里;至其衰也,驽马先之。

物舍其所长,之其所短,亦有所不及矣。

福生于隐约,祸生于得意。

糜鹿成群,虎豹避之;飞鸟成列,鹰鹫不击。

宁为鸡口,无为牛后。

人皆知以食愈饥,念莫知以学愈愚。

与善人居,如入兰芷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则与之化矣。与恶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亦与之化矣。

鞭扑之子,不从父之教。

赏必加于有功,刑必断于有罪。

山锐则不高,水狭则不深。

嗜欲之原灭,廉正之心生。

不慎其前,而悔其后,虽悔无及矣。

王国富民,霸国富士,仅存之国富大夫,亡道之国富仓府。

得寸则王之寸,得尺亦王之尺。

以书为御者,不尽马之情;以古制今者,不达事之变。

廉士不辱名,信士不惰行。

天将与之,必先苦之;天将毁之,必先累之。

君子居人间则治,小人居人间则乱。君子欲和人,譬犹水火不相能然也,而鼎在其间,水火不乱,乃和百味,是以君子不可不慎择人在其间。

隋侯之珠,国之宝也,热用之弹,曾不如泥丸。

存亡祸福,其要在身。

君子之言寡而实;小人之言多而虚。

山之巅无美木,伤于多阳也;大树之下无美草,伤于多荫也。

树曲木者,恶得直景。

诚无垢,思无辱。

心如大地者明,行如绳墨者彰。

狡兔有三窟,仅得免其死耳。

子用私道者家必乱,臣用私道者国必危。

临官莫如平,临财莫如廉。

怀重宝者不以夜行,任大功者不以轻敌。

高议而不可及,不如卑论之有功也。

大臣重禄而不极谏,近臣畏罚而不敢言,下情不上通,此患之大者也。

主要著作

新序

 

刘向编撰的一部以讽谏为政治目的的历史故事类编,采集以至汉代史实,分类编撰而成的一部书,原书三十卷,今存十卷,由北宋曾巩校订,记载了相传是宋玉对楚王问的话,列举了楚国流行歌曲《下里巴人》、《阳阿》、《薤露》等,说是“国中属而和者数千人”。

 

说苑

 

《说苑》,又名《新苑》,共二十卷,按各类记述春秋战国至汉代的遗闻轶事,每类之前列总说:事后加按语。其中以记述诸子言行为主,不少篇章中有关于治国安民、家国兴亡的哲理格言。主要体现了儒家的哲学思想、政治理想以及伦理观念。按类编辑了先秦至西汉的一些历史故事和传说,并夹有作者的议论,借题发挥儒家的政治思想和道德观念,带有一定的哲理性。

 

列女传

 

《列女传》是一部介绍中国古代妇女行为的书,也有观点认为该书是一部妇女史。作者是西汉的儒家学者刘向,不过也有人认为该书不是刘向所做,因此,现代流行的有的版本作者一处会标注佚名。也有人为认为,现代流传的版本是后人在刘向所做版本之上又增加若干篇得来的。

 

别录

 

书目名。中国第一部有书名,有解题的综合性的分类目录书。二十卷。西汉刘向撰。汉成帝时,刘向受命参与校理宫廷藏书,校完书后写一篇简明的内容提要,后汇编成《别录》。著录图书六百零三家,计一万三千二百一十九卷,分为六大部类、三十八种,每类之前有类序,每部之后有部序,叙录内容包括:书目篇名,校勘经过,著者生平思想,书名含义,著书原委,书的性质,评论思想,史实,是非,剖析学术源流和书的价值。部序之前、类目之后皆有统计,全书最后还有总计。其子刘歆据此序录删繁就简,编成《七略》。《别录》唐代已佚,今据《汉书·艺文志》可考见其梗概。

 

战国策

 

《战国策》是战国末年和秦汉间人编集的一部重要的历史著作,也是一部重要的散文集。最初有《国策》《国事》《短长》《事语》《长书》《修书》等名称,经过西汉时期刘向整理编辑,始定名为《战国策》。全书共三十三篇,分国别编辑。依次是:西周一篇,东周一篇,秦五篇,齐六篇,楚四篇,赵四篇,魏四篇,韩三篇,燕三篇,宋、卫合一篇,中山一篇。所记史实从东周贞定王十七年(前452年),到秦始皇三十一年(前216年),共245年。

 

主要成就

 

汉成帝河平三年(前26)秋八月,鉴于秘府之书颇有散亡,诏使陈农求遗书于天下,诏刘向领导校勘、整理采访来的书籍。他负责校经传、诸子、诗赋;任宏校兵书;尹咸校术数;李柱国校方技。在三阁校书19年,把数十年间堆积如山的宫廷藏书重加整理。每校完一书,乃条贯篇目,撮其旨意,编成当时国家藏书总目——《别录》,开创了世界上最早的图书目录工作的先例。方法为:广罗遗本,较之异同,除去重复,条别篇章,定著目次,然后再写定正本,撰写叙录。叙录的内容有:叙撰人之生平,辨书籍之真伪,剖学术之源流。《别录》记录了上古至西汉的文化典籍,为古代文化史之精华,对后世目录学、分类学有极深远的影响。该书已佚,今从《七略》可窥一斑。

 

学术观点

提倡诸子学说

 

刘向、刘歆父子是在儒学作为经学而一统天下之后,又重新研究和整理诸子百家的著作与学说并强调从中吸取思想营养以改善儒学的重要人物。刘向在对《管子》、《晏子》、《韩非子》、《列子》、《邓析》、《关尹子》、《子华子》以及《战国策》等著作进行了系统整理的基础上,认为它们皆有符合儒家经义的地方。例如,刘向说: 《管子》书,务富国安民,道约言要,可以晓合经义。 ① 荀卿之书,其陈王道甚易行 , 其书比于传记,可以为法 ②。至于道家,刘向则认为 (道家)秉要执本,清虚无为,及其治身接物,务崇不兢,合于六经 ③。除此之外,刘向还在《说苑》、《新序》中直接采用并假借诸子之口来表达自己的政治、学术见解,实际上这也是对诸子学的一种肯定。刘歆继承父业,他在《七略》中把儒家和诸子各家并列为十家,并认为各家可以互相补充: 其言虽殊,辟犹水火,相灭亦相生也。

 

仁之与义,敬之与和,相反而皆相成也。 不仅如此,刘歆还特别强调从诸子各家中汲取思想营养的重要性,认为只有兼采各家之长,方能 通万方之略.正如《易》中所说: 天下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 今异家者各推所长,穷如究虑,以明其指,虽有蔽短,合其要归,亦六经之支与流裔.既然诸子各家皆为 六经之支与流裔 ,那么在当时 去圣久远,道术缺废,无所更索 的情况下, 彼九家者,不犹愈于野乎·若能修六艺之术,而观此九家之言,舍短取长,则可以通万方之略矣。 ①这就是说,在刘歆看来,只有恢复诸子学的思想传统,才能在吸收各家思想长处的基础上,使儒学由僵化的经学、世俗的神学变为真正能够治国安民的经世致用之学。

 

刘向、刘歆父子在当时经学独尊的情况下,大力倡导研究诸子之学,对削弱官方学术思想的统治、解放思想是有积极意义的。

 

刘向早年得《枕中鸿宝苑秘书》,“书中言神仙使鬼物为金之术及邹衍重道延命方”,深受神秘思想的影响。继又参与石渠阁的五经讲论,濡染于今文经学活动。他后来论历代兴革、国政得失,就拿出了今文学者的派头,以阴阳五行、天人感应作为论证的依据。元帝时,他上封事,论及文武周公时的祥瑞和幽厉以后春秋时期的灾异而归结于“灾异未有稠如今者也”。上文引成帝时上封事,论宗周以来大臣操持国柄之危国,借“王氏外祖坟墓在济南者,其梓柱生枝叶、扶疏上出屋”之异,申言“事势不两大,王氏与刘氏亦且不并立”。这表明刘向的历史观是神学的历史观。他这种思想反映了西汉晚年大权旁落、皇族失势的悲观情绪。

 

神学观点

 

《汉书·五行志》保存了刘向《洪范五行传论》约一百五十二条。其中论灾异跟后、妃、君夫人及外戚间的关系的约三十一条,论灾异跟君主失势、国家败亡间关系的约三十九条。这不只是刘向政治立场在学术上的反映,这并且是有意地利用阴阳五行学说作政治斗争的工具。《汉书·五行志》也保存了刘歆论《洪范五行传》的材料,约七十三条,尽管论述的对象基本上都在刘向曾经论述的范围内但没有一条的具体论述是跟刘向相同的。这也由于刘歆的政治态度跟父亲不同,在学术上就也有不同的反映。刘氏父子学术见解的不同,是当时统治阶级内部斗争的反映。

 

刘向虽相信“天命所授者博,非独一姓”,“自古及今未有不亡之国”,但认为“明者起福于无形,销患于未然”,可以“刘氏长安,不失社稷”。这就等于说天命还是可以人力为转移,或至少可以多延一些时期。在刘歆的遗文里,就看不到这样的说法了。依《汉书·律历志》所保存下来《三统历谱》的材料来看,历代的兴衰是按着五行相生的顺序进行的。按照这样的顺序,王莽以土德继汉的火德,就应该是当然的。王莽在死到临头时就还这样说:“天生德于予,汉兵有如予何!”

 

当刘向校订皇家藏书的时候,却很少运用这种神学历史观,而在很大程度上表现了人文主义的态度。